中国石油大港油田公司首席技术专家金凤鸣:勘探无禁区,找油无止

文章正文
2021-06-16 16:28

内容提要:“金总不仅是技术权威,而且很敬业,很有号召力。在他的带领下,我们这个集体拧成一股绳,劲儿往一处使,勇于面对各种困难,突破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。”谈到中国石油大港油田公司首席技术专家金凤鸣,大港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工程师周静由衷地钦佩。很显然,金凤鸣是这里所有技术人员的主心骨和榜样。

“旗帜·榜样”先进典型宣传活动

  天津北方网讯:“金总不仅是技术权威,而且很敬业,很有号召力。在他的带领下,我们这个集体拧成一股绳,劲儿往一处使,勇于面对各种困难,突破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。”谈到中国石油大港油田公司首席技术专家金凤鸣,大港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工程师周静由衷地钦佩。很显然,金凤鸣是这里所有技术人员的主心骨和榜样。

  在来大港油田之前,金凤鸣就已经是闻名全国的石油勘探专家、找油神探,对赵州桥油田等数十个油气田(藏)的发现做出过突出贡献。多年来,金凤鸣率团队研究揭示了断层负地貌河道砂等非构造油气藏模式,建立了滚动勘探技术方法,在过去认为“不可能有油”的地方,实现了岩性油气藏勘探的突破,并由此带动了中国石油全局性地层岩性油气藏的勘探,累计新增石油储量5亿吨,创造的经济效益巨大,被业界誉为“中国石油全局性地层岩性油藏勘探的开拓者”,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  2016年,由于工作需要,他被调到大港油田工作。面对这个已经开发了50余年的老油田,金凤鸣知道,固守老思路就是死路,从某种程度上讲,在某个领域区域找不出油来,实际上是找油理念的枯竭。只有改变认识,才能实现勘探突破,让老油田重获活力。面对大港油田繁杂多样的地质资料,金凤鸣对大家说:“这么多资料,一定能分析出规律!”

  多年前,大港油田在乌马营潜山投资数千万元钻探了一口5000多米的深井——乌深1井,发现了活跃的油气显示。但令人失望的是,该井在下古生界潜山地层产出了剧毒的硫化氢气体,被迫报废永久性封井,并导致该区的油气勘探工作长期停滞下来。

  金凤鸣有着强烈的找油信念,更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,凭借他多年潜山勘探研究的功底,到大港油田后对这口已经宣判“死刑”的井重新评价、重新认识,结果发现下古生界含膏盐岩地层是产生硫化氢的元凶。而上古生界不含膏盐岩,复查发现有气层,仍具有较大勘探潜力,于是重新部署钻探了营古1井(即在同一地质构造上打的另一口井),结果获得了不含硫化氢的高产油气流,成功复活了乌马营潜山油气藏。

  大港油田处在地质构造复杂的渤海湾盆地,在石油勘探人眼里,它就像一只被打碎了的盘子,又被人踩了几脚,勘探难度可想而知。“勘探无禁区,找油无止境!”金凤鸣始终认为渤海湾盆地是个石油富矿, 他和团队突破传统观念,建立了“古生古储”潜山成藏新模式,钻探的多口油井获得重要突破,落实天然气储量规模达百亿方,实现了大港石油人“油田下面找气田”的梦想。此外,还揭示了埕海断坡三角洲前缘构造岩相带发育机制,建立起了构造岩性油气成藏新模式,部署多口探井均获高产油气流,整装探明埕海斜坡区石油储量,成为大港油田油气生产的重要战场。

  “没有热爱就没有激情,没有激情就没有创造。”金凤鸣激动地说,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,我没有理由不拼搏!”(津云新闻编辑孙畅)

文章评论